半半歌 

半半歌

馬度芸 著

        做為一個有責任感的父母親或是叔叔阿姨,讀故事給小朋友聽得愈來愈小心翼翼,講到「司馬光打破缸奮勇救人」時得特別強調要小心安全,要先顧自己安全再想救人;說到蔣公看到小魚而逆流而上引發起而效尤之心,也不能忘記強調有時候順水推舟要省力得多,老想著逆流而上會很辛苦的;甚至知名作家劉墉訓兒諄諄在忠厚的美德與靈巧的做人間也強調「我不是教你詐」,坦白的說做人不能單憑忠厚老實。 

 

        與同事合作同一個方案,工作一定得兩人同時付出互補合作才能完成,你只願花兩個工作天完成任務,以不耽誤與家人一同休假為最高前提;但同事卻想在這個方案上展現具有被升職的潛能,堅持方案得力求完美,按照他的期望得犧牲周休假期加班熬夜才有可能勉力完成,你們的合作該如何進行?兩人都堅持自己的價值觀正確,一個是「使命必達」,一個是「家人至上」,是不是相持不下,還是有人隱忍委屈勉強配合卻造成積怨,成為日合作及友誼的陰影?在後現代的文化思潮中,所有的價值都隨著社會變遷而轉動,但是人心不健康、不快樂,往往是因為內心的價值觀自相矛盾或是與外在環境的回饋相衝突,在生活中的每一個領域都會遇到這樣的掙扎。

 

     當「效率」被視為這個世代的無上價值後,在工作中愈來愈難找到樂趣。同時間做更多事,但是多出來的時間又有更多事得做,物極必反之下於是有人推行慢活運動,但是人心嚮往之餘卻只有少數自由工作者或是少奶奶可以貫徹,你未必是因為貪求物慾而無法慢活,而是生活的壓力重擔讓人沒有太多選擇。單身年輕者或許還可以發揮創意在更大的空間嘗試碰撞與修正,但已婚有家有小年紀又不小的中年人又有多少籌碼與理想可供選擇呢?

 

        在這個需要隨時修正、做選擇與保持平衡的現代,已經沒有一個單一的價值觀或是原則夠用,各個領域間需要平衡,不同世代間的價值歧見需要各退一步的修正,在有限的時間與體力下更得時時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下做選擇,這個智慧是一定得培養的,如此才能在現代職場與家庭中生存,也如此才能保持身心靈的健康舒適。在「配合環境」與「選擇環境」間,得智慧的游移,保持身心靈的健康,是唯一不變的原則,否則無論是工作與家庭都得付上代價。

 

        你常被人說「有完美主義」嗎?或是常被人說生活但求自己快樂卻缺乏責任感呢?無論哪一種,都不再是絕對的好壞。完成工作嚴謹求好其實是職場基本要求,但是在自己到達能夠承受的邊界之前,有時也得寵愛一下自己的身心,以免壓力過大累積精神困擾或是身體出毛病。慢活與效率、鞭策與逃避、懶惰與用功、有名與無名,都變成是可以調整游移的光譜,職場最大的競爭力變成是能在這光譜之間智慧的游移,能在自己的眾多價值觀與別人的之間取得平衡。

 

        林語堂的一首半半歌說「理想人物,應屬一半有名,一半無名;懶惰中帶用功,在用功中偷懶…學識頗淵博,可是不成為任何專家…。」這是我嚮往的境界,也是中華文化中「中庸」價值的再現。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