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行銷學

馬度芸 著

老婆的行銷學 

        有一個網路流傳的故事《洗手間裡的晚宴》,故事是這樣說的:身為單親媽媽的女傭,獨自帶一個四歲的男孩。那天主人要請客,要求女傭說:「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點兒晚一些回家?」「當然可以,不過我兒子見不到我會害怕的。」「那您把他也帶過來吧。」女傭急匆匆回家,拉了自己的兒子往主人家趕。兒子問:「我們要去哪裡?」「帶你參加一個晚宴。」四歲的兒子並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傭人。

 

     她不想讓衣衫襤褸的兒子破壞聚會的快樂氣氛,更不想讓兒子知道主人和僕人的區別。後來她把兒子關進了主人的另一個洗手間,她指指洗手間裏的馬桶:「這是單獨給你準備的房間,這是一個凳子。」然後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這是一張桌子。」她從懷裏掏出路上買的香腸,放進一個盤子裏說:「現在晚宴開始了。」男孩在貧困中長大,從沒見過這麼豪華的洗手間,不認識抽水馬桶跟大理石洗手台,他聞著香皂的香氣,幸福得不能自拔。他坐在地上,將盤子放在馬桶蓋上,盯著盤子裏的香腸和麵包,為自己唱起快樂的歌。

 

        主人順著歌聲找到了洗手間裏的男孩。他問:「你躲在這裏幹什麼?」男孩說:「我是來這裏參加晚宴的,現在我正在吃晚餐。」「你知道你是在什麼地方嗎?」「我當然知道,這是晚宴主人單獨為我準備的房間。」「是你媽媽這樣告訴你的吧?」「是的,其實不用媽媽說,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會為我準備最好的房間。」「不過,」男孩指了指盤子裏的香腸,「我希望能有個人陪我吃這些東西。」主人的鼻子有些發酸,用不著再問,他已經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他回去端了盤子過來洗手間對男孩說:「這麼好的房間,當然不能讓你一個人獨享,我們一起共進晚餐好嗎?」。他讓男孩堅信,洗手間是整棟房子裏最好的房間。後來所有的客人乾脆一起擠到小小的洗手間裏,給男孩唱起了歌。每個人都很認真,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是一場鬧劇。

 

        多年後男孩長大,成為富人,每年都要拿出大筆錢救助窮人,可是他總是默默做不公開。有朋友問及理由,他說:「我始終記得許多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富人,有很多人,小心地維繫了一個四歲男孩的自尊。」

 

        這個故事讓我非常感動,我們不多有機會當豪宅主人,當中也不多是單親媽媽,所以我要把感動縮小在很窄的範圍:若妳是人妻,可否維繫老公的自尊像維繫這個四歲男孩的自尊一樣?在研究許多尋求婚姻諮商個案後,我驚訝地發現,男人的自尊幾乎跟成功的婚姻畫上等號,不是老婆都得委委屈屈以夫為貴,只要行銷得宜方法合適,照樣可以兼顧女人的自主與幸福的婚姻。

 

     在維護老公自尊的前提下,當妳要老公同意什麼事,辯論決非最佳之道。多年前美國運通公司寫了一封讓人愉快的信給偉恩,告知他可以自選五種雜誌免費看三個月,聽起來似乎是超極好康 (即使是不太愛看的雜誌),因此偉恩開心地選了五種,但他不知道將來若不採取行動中止訂閱,就會繼續收到雜誌 並且依照一般標準收費,近十年來他一直持續訂閱那些很少讀的雜誌,他一直想要去終止,但就是沒有動作,不知是他下不了決定放棄每個月坐擁數本雜誌的充實感,還是要取消訂閱的相關手續太過麻煩,總之,他一直推延至今。這個例子說明,有時候,改變不能操之過急,先給對方一點甜頭是必要的,往往改變在不知不覺中發生。 

    老公的自尊還得要靠老婆說正向的話。醫生可以用兩種方式陳述答案,例如說「 在一百個動過這種手術的病人當中,十個人在五年內去世。」如果你和多數人一樣,可能會被醫生的話嚇到而不想動手術了,你會想「死掉的人還真不少,我可不想成為其中之一。」在多次實驗中,人們對「九十人活著」和「十人去世」的反應大不相同,雖然兩句話的內涵完全一樣。老公偶爾下班回來說累死了,他渴望的是妳的「秀秀」和對他有信心的說「總會沒問題的,老婆相信你,加油!」而不是比他還愁眉苦臉的擔心地說:「怎麼辦?我看你每天這麼累,身體都搞垮了,要換工作嗎?唉!工作也不好找,要不然不到三個月就會病倒了,到時家裡怎麼辦?」

 

 聰明的老婆們,懂了嗎?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