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格波林根塔樓  

呂旭亞 著

本文轉載自《張老師月刊》2010 9月號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別人不認識、自己不細心留意也不容易覺察的自己,在生命的全盛期我們奮力在世界上證明自己,無暇多顧它的存在,直到低潮來襲我們才有機會清楚聽到它的話語。許多人去做閉關靜默的修行,在內心紛雜的喧囂過後常與它不期而遇,一般通俗心理學的說法是「聽聽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這種大家早就朗朗上口所指涉的「真正」的自我,榮格稱它是二號人格,一個與自己所知的自我迥然不同,很多人極力壓制它,可是榮格卻為它蓋屋作畫雕刻,讓它可以安全的出現暢所欲言的自我表達,榮格為他的另一個自己所創造的家就是波林根塔樓。

        有幾個地方是到蘇黎士接受榮格分析訓練的人必要探訪的勝地,榮格的波林根(Bollingen)塔樓是其中的首選。這個地方是榮格個人退隱獨居的地方,在他還活著的時候除了家人外,只有少數親近的友人會被邀請進入,榮格將這個地方當作自己創造思考與獨處的隱密空間,他在一片荒煙蔓草中親手設計建造它,刻意的將它的生活機能維持在原始自然的狀態,所以屋內沒水沒電,飲用水來自屋邊的井水,夜晚就燃油燈照明,自己劈材煮飯,。這個以非洲原住民圓型帳篷屋的概念建造的石屋,是榮格為自己創造的心靈世界。 

        榮格死後將波林根塔樓留給家人,而他的家人成立了榮格基金會將他的許多手稿與這個地方的產權轉移到基金會的名下,現在塔樓由基金會所有,但是榮格的家族仍可在夏天使用它,當作家族的避暑度假之地。榮格有四個孩子,第三代有孫子十九人,第四代人數更是驚人,現在整個家族有五十多人,光是要協調暑假的使用安排就是一大工程。過了夏天的喧鬧,這個沒有電力供應的石屋仍如榮格生前一般陰冷、寧靜、幽暗。

 

        塔樓的導覽者固定是由榮格排行十八的孫子負責,波林根靠近蘇黎士湖的底端,附近沒有什麼人居住,到塔樓要從公路轉入狹窄未鋪柏油的產業道路,車都已經到了門口仍無法看到塔樓,只見到一片雜草和綠樹。榮格的孫子出現在不起眼的農莊門口迎接我們,引領我們轉進樹後的房舍,我們這才看到塔樓的進口處,在入口處大家都興奮異常,因為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房子,它是反應榮格心靈的建築物,他老年後常常獨自住在這一個石屋裡,作為後學的我們,這已是與他相遇最具體的一種形式,雖是二十多人但在小小的空間裡我們都異常安靜。 

        塔樓全部是由鄰近的波林根山所出產的石頭蓋成,整體建築有三個部份; 兩棟塔樓和夾在中間的平房,房子是一點一點的蓋起來,歷時近三十年,第一部分的建物就是有名的圓形塔樓,榮格原意是要蓋一個小小的非洲圓屋式的石頭屋,但是妻子Emma建議蓋成兩層樓的房子,這樣大家可以住樓上而保留樓下的圓形空間,榮格採納了妻子的建議,將帳篷式無樑柱的圓形平房拉高成小圓柱型的塔樓,樓梯只是石塊沿牆砌成,極窄只能一人勉強通過,在石牆上有沿著樓梯固定的繩索,可以拉著繩子爬上樓去,如此做是避免破壞一樓圓形的空間。後來他又再蓋了一個較高的塔樓,然後將兩樓中間的空地成了前廳與有火爐的過道,榮格的好友紀錄了他與朋友們擠在這個走道改成的小小起居間喝酒談話的歡樂場景,前廳則是擺放雜物的地方,榮格又在狹小的庭院裡蓋了一個亭子,和榮格住家的典雅相比,這裡像是粗糙的農舍,卻也如實的反應了他另一個人格的特質。 

        榮格的孫子告訴我們榮格之所以買下這個極其偏僻地方的原因與他在自傳上寫的有一些不同,他描述的是一個書上少見的榮格,榮格有船也喜歡開著船在湖上活動,他發現了蘇黎世湖底端一處人工建造的小島,因為地點非常僻靜,成為榮格最喜歡和朋友一起開心共享私人愉悅時光的地方,他喜歡邀請一票至親好友去島上露營,次數多到他想在靠近的沿岸找一小塊地放置露營用品,當時沿岸長滿蘆葦只有波林根的沿岸當地人已經蓋了一條延伸出去的石版小路可以用來當作上岸的小碼頭,榮格因而決定買下這塊小小的湖畔之地,當時地上只有雜草和蘆葦,一切的建造與樹木的栽種都是榮格親力親為,當時除了火車外,是沒有道路可以到達此地,因此榮格是開著船往來住家與波林根的塔樓之間。

 

        波林根塔樓最有名的就是其中布滿許多榮格自己的雕刻,一件有趣的蛇咬魚的彫刻就是一件生活記錄,瑞士緯度高少蛇,偶爾有蛇的出現是一件大事,榮格在湖畔看到一條蛇咬著魚,這是件大事,他就把它刻在石頭上以為紀念。在妻子過世以後,榮格也替她在前院的一角建了一個小小的石塔紀念她,當然最有名的石刻是他75歲時刻的一個方形石碑,石碑上的文字是他一邊雕刻一邊浮現的,他稱這個是讓石頭自己說話。晚年的榮格開始對自己家族的歷史有了興趣,他收集代表自己妻子與女婿家族的家徽,把它們畫在前院亭子的天花板上,因為當時他已經上了年紀,還靠Von Franz(榮格之後最重要的榮格理論家)幫忙把它們畫好,由於顏色鮮豔成了整棟建築物最吸引人目光的部份。 

        參觀的高潮就是進入榮格第一次蓋的塔屋,裡面空間不大,而且非常幽黑,沒有太多的窗,又因後來榮格種的樹都長高了,樹陰蓋下來房內就更黑了,我參訪時是初夏,屋內就陰暗透涼,秋冬恐怕會冷的嚇人,站在這樣被冷與黑包圍的石屋裡,我想像著榮格一人與他的油燈在這屋裡的情景,就好像看到他一人獨行潛入人類集體潛意識的幽暗大海,面對瘋狂與神聖並存的黑暗無意識,他僅有的武器就是他個人堅強的自我,方可免於滅頂,而他的返回為我們帶回驚人的心靈知識的寶藏,這個塔樓保存也顯示了這個心靈探索者的另一個自我靈魂樣貌。

榮格波林根塔樓2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