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照囉!趕快擺好姿勢。」兒子興奮地向父親大叫。

於是父親挺出肚子,雙手插腰,背向遠山,眼看遠方,一副神氣模樣,等待喀擦一聲,閃光燈才剛閃過就等不及地問:「是不是很霸氣?」

文/旭立諮商中心諮商心理師 馬度芸

 

 

 

「爸爸的爸啦!有爸氣,有爸爸的味道,哈哈哈!」兩個孩子笑著鬧著,而父親也欣然接受這個跟原本期待略有落差的形容詞,但從兒子口中聽到自己有爸爸的味道,也不失為一種肯定吧!

多年來第一次出國旅遊,人生大半都埋首在外人看來還算不賴的工作,只是成就感愈來愈少,挫折感愈來愈多,過去累積的經驗趕不上技術升級的速度,得非常努力的完成工作要求,還得更努力在人際關係上吞忍委屈、不屈不撓,才能勉強堅持每周三天(含周末)準時下班回家吃晚餐,這是孩子們不瞭解的吧!霸氣,曾經是自己所嚮往的,辦公室那個勉強算有點霸氣的總是比自己升得快的那個對頭,上一次回家吃晚餐可是一個月前了喔。

孩子們不會了解吧!他們希望學校家長會中父親的頭銜愈大愈好,頂上的頭髮愈多愈好,讓自己打電玩的時間愈多愈好,需要時在晚餐桌上總是有父親可以商量更好;但頭銜和髮量成反比啊!孩子們的期望往往自相矛盾,孩子們不會了解的。不過不瞭解也沒關係,父親總是甘心這樣選擇,自以為霸氣的照片喀擦一聲過後,繼續扮演那張羅零錢為孩子投幣買飲料、提醒孩子要帶外套下車並且身上背著水壺、外套、礦泉水和零食的老爸,頭頂微禿以及小腹微突,果然是比較爸氣而非霸氣。

最近媒體上常常報導許多新貴們從電腦桌前跑去犁田,轉換跑道一派輕鬆愜意,看得人好不羨慕,可有爸氣的人往往說不出「有為者亦若是」,不是不想,而是在考量許許多多家庭因素後還是將此理想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彷彿心湖沒有發生過波瀾,繼續咬牙在充滿壓力、無奈與拼命的環境中浮沉求生存,讓血壓繼續飆高。

難道,做父親的真的那麼無奈嗎?其實也未必絕對。

我們的社會涵養出的男性典範常是絕不妥協,不是選A就是選B的直線前進,卻忘了彎曲一下的彈性,可能會帶來不同的心情,久而久之,被困在習慣放棄理想的無奈裡。

當人已落到離原本理想差距太多的情境時,可能會拒絕選擇一個往理想靠近一小步的抉擇,心想跟現在差距不大,與原本的理想又差距太多,難以接受,拖著拖著,勇氣更萎縮了,衝動更消失於無形了,於是習慣與夢想保持一段偌大的距離,這中間是以無奈與自我一點點消褪築成的道,久而久之,道路硬成了水泥,這距離不再有更動的可能。

殊不知一小步的改變也是改變,一度的彎曲也能帶來彈性,稍稍舒緩一家之主那堅硬的頸項,爸氣之餘,還是可以保留一點點自己內心深處的霸氣的。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