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4509_s  

文 / 呂旭立基金會兼任諮商心理師李美媛

在這裡不是論人工流產的是或者非,也不是擁護人工流產或反對人工流產,而是要去關懷女性朋友人工流產的前中後期,會產生身心的變化及衝突矛盾,因大文化、社會、家庭、宗教或個人的關係,讓它變成說不出口的秘密,大部分的女性選擇沉默來保護自己,事實上沒有女性朋友願意去經歷人工流產,但人生無常,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必須去經歷時,是否不提,就會沒事?

有些女性朋友經歷人工流產多年,似已成為塵封往事,但是每逢諸事不順,身體違和,去求神問卜之際,那個「被選擇不要的小孩」就會再度被提起,甚至被指出是「他」在作怪,因此才有所謂嬰靈、嬰靈塔的出現,很多人為求得心安,大多選擇信其有不可信無的態度,花錢消災,如果站在心理諮商的立場及觀點,那個「嬰靈」就是尚未處理的哀傷失落,當事人必須好好面對處理自己內在的創傷,才能使人工流產經驗轉化,如果只是花錢消災,專注在外在表象處理,內在的傷痛沒有被碰觸到,恐事情還是會一再重覆發生。

如果女性朋友決定要走上徹底的復原之路,修復內在創傷,首先得承認人工流產是一種失落。女性會因失落而痛苦,但在我們的社會不承認痛苦會帶來痛苦的反應是正常的,反而認為壓抑痛苦才是成熟的表現,所以想要成功地面對及正視自己的失落,首先要調整這個信念,允許自己去感受這些痛苦,能和支持我們的人分享這些哀傷,才可能完成哀掉的工作,從人工流產的經驗中走出來。

另外女性之所以遲疑不敢為自己的人工流產感到哀悼,是因為社會主流文化不認為人工流產是一種失落, 覺得女性朋友的寶寶和人工流產並不算數,女性的悲傷是沒有道理的,比起那些能證實為真實的東西,似乎是太微不足道了。事實上曾經做過人工流產的女性中,這種敏感相當真實的,她們失去的是許多人眼中「不存在東西」,痛苦難過卻是那麼真實。 有時候女性朋友漸趨的成熟之後,會重新燃起年輕時人工流產的記憶,連自己或許也很訝異地發現,原來自己的內在是這麼傷痛。如果女性朋友如果您有以下的情況,那可能是心理徵兆,顯示自己仍然有哀傷必須面對,如果一直沒有去面對這些議題的意義,可能會阻礙了人工流產經驗的終結,那悲痛可能會在心中一直縈繞不去:

1. 對「想像中的孩子」的惦念:有許多女性朋友在作完人工流產之後會質疑自己是否有權利來哀傷,因為這是她們自己抉擇的結果,但如果仍常會想到這失去的孩子,畢竟那是潛在的生命,「如果事情沒發生,以及這種失落從未發生,那生活又會如何?這個寶寶會長成什麼樣子?」這是女性朋友對想像中孩子的惦念,顯示仍然有哀傷在內心深處。

2. 喪失當母親夢想的恐懼:這種害怕失去當母親的恐懼,對那些做過人工產,而且想要但尚未有孩子的女性朋友,這個夢的恐懼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更加真實,不知道是否會再懷孕,她的難過會更加強烈。

3. 未了結的關係:再來是對愛人的回憶,當女性朋友為人工流產難過時,她可能會回想起那個男人以及他們一起分享的時光,回想那段讓她懷孕的關係,在人工流產後的悲傷中是很正常的,如果有些失落和這段關係有關,而且是從未解決的,現在就是面對它的時候了。

4. 未解決的內在衝突: 當女性對於人工流產的決定,有一些尚未解決的衝突時,這些的聲音會引發尖銳的罪惡感,有充分證據顯示社會人士對人工流產的看法無法跟性分開,而這種態度及看法,就是在告訴女性因為你淫亂才會導致懷孕,你「應該」要感到罪惡過,而女性對於這些的反映有賴自尊及洞察力,如果自我不夠強壯,很難不受影響,有很多女性在這種性道德觀下,不去找方法理由安慰自己,反而相信自己犯不可原諒的錯誤而懲罰自己,健康的罪惡感可以幫助我們去反思自己,但這毒性的罪惡感會形成強制性的念頭,將我們悶死,但對實際狀況一點幫助也沒有。

有以上的察覺及省思,是踏上復原之路的第一步,如果女性朋友您準備好了,恭喜您上路了,復原之路雖然也是一條不容易且孤獨的路,但絶對值回票價。在復原的歷程中女性朋友可能會經歷到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納等階段,但其過程不是直線型,是螺旋式的來來回回 ,有時會走得深一些,有時會走得淺一些,可能同樣的議題會重覆好幾次,但一次會比一次領悟更多,一次會比一次用更少的時間即能渡過難關.此時女性朋友也許可以以多種管道來協助自己,如繪畫、說故事、寫日記或者自己創造一個儀式來跟孩子及過去的自己、愛人道別,家人或朋友如果此時能以接納的態度,傾聽及陪伴女性朋友,將可會協助女性朋友增進自我認知及接納.

當女性朋友完全接納自己人工流產的經驗,就能完整的和寶寶告別,跟人工流產告別,寛恕自己及他人,接受自己當下的決定是最適宜的決定,並感謝這段經歷帶給自己的意義和學習.但如果你仍然覺得困在哀悼的情緒中,你覺得還是有很多困難,無法原諒自己當下的決定,可以找一些相關的書籍閱讀,或者找專業的心理工作者協助。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