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的起落是一種溫度,人與人之間的溫度也是隨著信任而變化的。

文 / 旭立諮商中心諮商心理師 馬度芸

 

 



參加在中山堂舉辦的一場免費文化講座,全程以英文進行,在行前通知上就已告知會有全程翻譯,所以聽力不夠好的我也不必擔心,好整以暇的提前十五分鐘進場,在全場五百個座位爆滿的情況下卻也只能坐到後排的位置。

主持人致歡迎詞並宣布演講即將開始,聽了三分鐘後才發現情況不對,因為主持人跟聽眾對話也是使用英文,並沒有占用正式時間的麥克風現場翻譯,我納悶大家英文都麼好嗎?向四處張望仔細觀察才會看到在座有少數幾位戴著耳機。這下糗了!一糗是得公開承認自己的英文不行;二糗是很久沒有參加類似的活動,不熟悉翻譯的模式。我的聽力大概只能聽六、七成,沒有翻譯對我的理解來說是大大有影響,全然理解和保全面子勢必得二者擇一,怎麼辦?掙扎了一秒鐘,我就決定在主講者尚未正式發言前起身到後方找活動志工求救。

入口處的志工告訴我可以租借翻譯耳機,不過得去報到櫃台辦理,而現在出場就得等中場休息才能進場。這可不行,一共只有兩小時的講座還得只聽一半,這比靠我六、七成的英文聽力損失還要多;正在協調之際,演講內場的負責志工前來關心,她說問題很簡單,只要她幫我出去租借翻譯機即可,不過需要兩百元租金,我感激涕零的掏錢給她,無奈錢包不爭氣,各式卡片都無法派上用場,掏來掏去只湊出一百九十元的現金零錢,這下更糗了!但志工不多囉嗦,請我回座位,她幫我借了之後再拿給我,結束時再找她歸還便罷,說著留了她的姓名,卻沒問我的姓名。

被信任的感覺真好,因著志工願意多信任我一點,不但解決了我的窘境,也讓我感受到被尊重被信任的溫暖,她相信我不是不願付費租耳機,也相信我不會將耳機順手牽羊,更相信我不是找麻煩而是真想好好聽演講。

帶著聽完演講充實的心靈,傍晚逛街時進入一家服飾店,挑了兩件上衣進試衣間試穿,試衣間裡沒鏡子,穿上一件我就出來照照鏡子,但連續兩件剪裁都不合適,很快的換下衣服走出試衣間。一直忙著跟另一對客人討價還價的老闆娘說話了,「妳都沒出來,怎麼知道不好看?」我婉轉解釋說自己剛剛有出來照過鏡子了,發現真的不合適。老闆娘沒採信我的說法,繼續爭辯著說「妳哪有出來?我都沒看見。」不被相信的我不想再繼續爭論,將語氣調整得更加和緩客氣地說「我剛出來照過鏡子發現衣服不合適,大概是妳在忙沒注意到,不過謝謝妳。」說著把衣服交還給她。結果你猜怎麼著,她接過衣服來還在嘀咕「沒出來就是沒出來,難道試衣間裡有鏡子喔!」

這下真的把我弄得很火大,雖然已經離開現場,心情卻好一會兒還在現場,納悶她為什麼不相信我,我有必要騙她嗎?更何況衣服合不合穿是我自己的判斷,為什麼要穿出來給妳看到?她相信自己不可能漏看,卻不相信我說我已經照過鏡子?

說起來我沒有損失,老闆娘也沒有損失,但是「有沒有出來照鏡子」這件小事卻讓自己成為被懷疑會說謊的人,我真的無法釋懷,這樣做生意的人我還是第一次碰到。

同一天內,我被人超乎常理的信任,也被人超乎常理的不信任,心情的起落是一種溫度,人與人之間的溫度也是隨著信任而變化的,我相信,志工與老闆娘的周圍也各自會瀰漫著不同的溫度,她們對人的相信程度所帶來的回饋將會強化各自的行為,形成不同的世界,然後,兩個世界的溫差會愈變愈大。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