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藍的天空,明亮的陽光迫不及待從清晨雲霧中綻放
載著年少夢想的雲朵即將起飛囉!你準備好了嗎?
抬頭仰望,帶著盼望飛行的路程
有風有雨、曾冒險、曾灰心、曾哭泣、也曾放棄!
小週末的午後,讓青澀的成長路途,有一個特別的心靈歇息處,
陪伴青春的飛行更有方向、更有信心!

文/旭立心理諮商中心諮商心理師 鄭翔好

 

 

小週末的午後,你在哪?你在做什麼?是伴著浪慢的晚霞與情人漫步?還是與高掛在天邊火紅的夕陽賽跑呢?或者與同事去找間涼爽又高雅的簡餐店,享受仕女下班後優雅的翻閱時尚流行雜誌,再不然也該和愛運動的車友騎騎自行車!


而我這原本應該青春、浪漫的少婦,下午六點一到,急忙地帶著大包小包的傢伙走出辦公室。我並不是趕著黃昏市集擺地攤,也不是為嗷嗷待哺的幼兒準備晚餐,更別說是回家孝敬年長的公婆囉!


我來到教會為弱勢家庭青少年辦理的課輔班,協助帶領青少年品格教育活動,一場別開盛面的自我介紹,在他們害羞、含蓄中緩慢地進行;我永遠都記得他們總是嗯嗯啊啊很久,還是很不容易表達出自己的想法與感覺。我推估有幾種可能性:「和大家不熟?」、「不好意思說?」、「擔心自己說錯?」、「不知如何說?」、「不想說?」。


當然,每一種可能,都伴隨著每一個孩子的故事,我們之間的對話也就從嗯嗯啊啊開始逐漸延伸……,時間與等候堆積了彼此的信任與了解,也讓小婷臉上浮現自在的歡顏;阿慶的幽默在笑談中釋放;小靜願意分享自己深層的感受與想法;阿得學習用專注的眼神看著、聽著別人的分享;小美願意安靜心整理自己生命的經驗。
小週末的午後,讓青澀的成長路途,有一個特別的心靈歇息處。每一個孩子,就是一個家庭故事的開始:阿強永遠都是最早到的孩子,外型高大、粗壯、黝黑的他,常常一個人躲在暗暗的角落讀書。他有顆細膩的心,有一次我請他寫字,他非常小心又用力的寫,我知道他想把它做好,但卻沒有信心,他非常擔心自己會搞砸,所以留了滿身大汗。

 

很多時候阿強總選擇最後一個發言,有一次我看見其他的孩子願意安靜等候他吞吞吐吐的說完,並在他講完後給他鼓掌,這份願意接納與等候的行動是出乎意外的發現與感動。那晚大夥兒都準備下去上課了,阿強主動留下來幫我收東西。我問:「阿強,我們今天給你的回饋有沒有收好?」他低著頭笑著不語,繼續整理東西,我笑說:「我待會兒要在垃圾桶找,看你有沒有把它掉在桶子裡,忘記帶走了!」他趕緊說:「我有把它收好!」「那你把它收在哪裡?」他抬起頭,認真的看著我,並在他胸前用手折了又折,並將「它」放入他的口袋裡,且拍拍胸脯說:「我放在這裡」。

 

那一刻,我知道阿強終於願意把這份正向的肯定放在心裡了。

 

家庭,對這些孩子來說是一個甜蜜又沉重的負荷。學期末,阿強說他暑假不能來上課了,因為他要去打工,幫忙分擔家計;小婷又要擔心母親月底借錢、追錢的日子;明天就要考試了,今晚小靜的爸爸又打媽媽了……。

 

當暑假過去,開學後,我不曉得有多少孩子還能回到我們當中……。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