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你以為已經千瘡百孔,內心的黑暗已將你變得跟黑洞一樣海枯石爛,但永遠都有那樣一個小小的機會,讓你看見一點點自己的光。

文 / 高煜玟

 

這一堂課是這樣輕柔,就如同它的名字:《輕輕覺察─關愛自己》,可是我沒想到,在舒適的側躺律動觀察中,張慧卿老師一樣輕柔關愛的提醒,卻像是一記天雷般的聲音打在我的心上:

 

「各位只要做到你們當下想做的程度就好,不需要做到身體的極限喔。」

 

這句話說完的當下,我的腦袋裡接著響起了另一句話,它是那麼的犀利、那麼的有重量,以致於我的腦袋嗡嗡作響,那帶著啟示的回音一下子把我未曾看到的自我真實拉到眼前:

 

我發現,不管是哪一個動作,我每一次、永遠,都做到身體極限。不只在這裡,在基金會的教室裡,在瑜珈教室裡、在健身房裡、在韻律課上,我永遠都把動作做到當時身體的極限。而那個我從未注意的自我真實就是,我一直逼著自己去面對生活,逼到了極限,不管是生活的哪一個面向,我永遠都是這麼的用力逼迫,所以我的右半邊身體一直在疼痛著,還用各種不同的病症告訴我:妳太用力了!

 

可是我沒有聽懂,一直到這一刻。

 

那天晚上,帶著這樣的發現回家,臨睡之前再度細細思索,我又進一步的發現,我對自己設定的形象,跟我實際的本質,相差了十萬八千里。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女強人般的人,男生會做的我也應該要會,從高中開始還一路是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直到研究所畢業;可是真正的我完全是相反的,是充滿陰性力量的。

 

這個自我發現甚至顛覆了我對婚姻家庭的概念,因為過去我認為女人如果沒有一片事業的天,那麼即使她的家庭多麼成功,她仍然不是一個完整的人,甚至是個現代社會的loser,可那天晚上,我竟然對自己說出:「在平衡的狀態下,接受另一個人在物質上的滋養也可以是天經地義的。」

 

好神奇,那個晚上,我揭開了一個自我真實的面罩,也透過理解和言語,解除了某種我施在自己身上的魔咒,僅僅是透過一個那樣輕柔關愛的動作和提醒……

 

我們不應該放棄自己,即便你以為已經千瘡百孔,內心的黑暗已將你變得跟黑洞一樣海枯石爛,但永遠都有那樣一個小小的機會,讓你看見一點點自己的光。那天晚上,我認識了我裡面的光。謝謝基金會,也謝謝張慧卿老師。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