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地,在色盤和畫筆中,在那偌大的畫紙裡,與自己對話著…

文 / Margaret



我在意識流裡,第六天
清晨,從長長的夢境中,醒來
那些費盡了力氣隱藏的…….
在工作坊後,出現在黑夜裡

想起,童年時的我,不愛畫畫,也不會畫畫
我的美術作品都是哥哥完成的

長大後的我,走進了畫裡
在這裡,我仍舊不會畫畫
而「不會畫畫」和「畫得不像」
卻給了我一個極大的空間,讓我隱身在畫中

那些在意識流裡,用力隱埋的故事
那些在意識流裡,無法被知曉的自己
就這麼地,在色盤和畫筆中,在那偌大的畫紙裡
與自己對話著…

&

在畫裡,我躲藏
在心底,我迎戰

允許那些生活不被允許的
開展那些生活中被限制的

於是,那些不為人知的,有了存在的空間
於是,那些恐慌的,有了安放的位置
意識和潛意識,在畫裡交會
那些內在隱喻的畫面,具體地呈現在自己眼前

我無需向別人解釋
只要有一份深深的允許
我無需精湛的技巧
只要承諾與自己在一起

我不是畫家
我只是單純的想在畫裡
陪伴黑暗中的自己…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