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也開始有點同意,甚至羨慕起他們讓孩子徜徉於天地萬物間的自由。

/ 羅訓哲 老師

 

第一次踏上這塊土地,我是一個對社會適應不良,想要找個地方喘息的背包客!這回再踏上這塊土地,我搖身一變成了婚禮的嘉賓。只不過很可惜,異國情調已經不再吸引人。我最牽掛的,是家裡孩子沒有爸爸這個最佳玩伴,會不會不無聊?還有,還有,即將遠行前,承諾要帶回來的『驚喜』!

 

這時歐洲的氣候介於秋冬之間,黃澄澄的落葉覆蓋住石頭砌成的人行道,熱咖啡是許多旅人手中不可或缺的寶物。若要說這片冷冽秋景中最讓我意外的,莫過於路上三五成群的孩子們。他們多半包裹著防寒大衣,頭戴毛線編織成的帽子,配上與身材十份相稱的花色背包,融入大城小鎮的景色中,不會突兀,反而特別好看。

 

我很意外,為何此時他們會在戶外走動?為何大人不怕孩子著涼?又為何這些孩子神色自如,臉上總是可以發現喜悅的笑容?

 

我與婚禮主人在這件事情上有很多的對話。我想知道,在這樣的天氣帶孩子外出遠足的目的,是訓練孩子吃苦耐勞?或者是配合學校進度?

 

對話最有趣的部份,是他對我為何會產生這些疑問很感興趣,因為我所詫異的一切,對他而言再正常不過。反倒是我花了不少力氣說明為何我要如此保護孩子,諸如治安不好、環境不友善、風氣不允許、競爭太激烈等等…,通通在我的說明當中。

 

『如果我在你的故鄉長大,我可能也會像你一樣。』他有感而發地說。

『我想也是』我略帶憂心地表示認同。

『不過,我不想讓我的孩子失去活在大自然中的機會!一年四季秋天的景色最美,葉子的顏色變化最多,地上隨處都可撿拾樹木的果實,就連動物都忙著為過冬做最後的衝刺,這樣的風景不去接觸實在可惜!』

『也是啦!不過天氣真的很冷!』我心裡還是不放心。

『如果只是怕天氣冷,那些在路上散步的孩子,不都有萬全的準備了嗎?』

這時他有點臭屁,顯然對他們國家的保暖用品非常有信心。

『孩子們臉上不是充滿著走出戶外的喜悅,以及自己承受得了寒冷天氣的自信嗎?他們心裡應該很快樂才對!』他接著說。

『是沒錯,這些孩子一個看起來比一個還要興奮!』我回答。

 

不知為何,以保護孩子為使命的衝勁,在不斷對話後緩和了許多。或許,我也開始有點同意,甚至羨慕起他們讓孩子徜徉於天地萬物間的自由。

 

旅程中,我刻意幫家裡的每個孩子買了一只屬於他們的背包。我還是沒辦法忍受在酷暑的高溫下,走在台灣車水馬龍的街路上。但是,我的確覺得如果孩子失去親近農田水圳、森林百岳的熱情;失去上山下海、親力親為的積極,那我的親職教育亦不能說是成功。畢竟,親子關係不是只有父母單方面的付出與保護。讓孩子有機會背起自己的背包出去探險,是另外一個證明自己斤兩,同時也更認識真實自我的方式。

 

試想,倘若孩子能在跌倒與爬起中見證自己的能耐,能把學習的內容發揮在旅途遇到的困難上;然後,把一路上的風景裝進行囊裡,帶回來與家人、朋友分享。那麼,做父母的人,不是更應該驕傲自己的教育,成就了一個有勇氣、有行動力的孩子嗎?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