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漸漸遠離了自己的本質,那個柔軟的,脆弱的,洋溢著快樂,真誠的愛,無限潛能的自己。

圖二  

文 / 張淑芬



一、序曲

這不是第一次去呂旭立基金會上「歷程性繪畫」,但我依然很興奮,卻低估了天候因素造成的時間差!基金會的各類課程向來是準時開始的,而我偏偏遲到了五分鐘!進到教室,助理已說完歡迎詞及注意事項並請老師介紹課程,有點愧疚的我向兩位老師點頭致意後速速入座,環顧四週看到老同學讓我安心不少,為了讓自己儘快定下來,我不斷深呼吸並聆聽同學們的自我介紹。今天,我決定聽完大家的開場白後再說話!這是一個練習,慌張之後在短時間之內找回內心的定靜,而這個決定讓我徹底打開聽覺,不斷聽到「好奇」、「好玩」、「探索」、「對藝術治療的興趣」這樣的字眼出現。嗯,果然是「物以類聚」呀!



二、童年回憶

曾經,我們都是單純的孩子,擁有天真開放的心靈。我們對生命並不瞭解,卻很自然地接納一切。不會執著過去,也不為未來煩惱,只是盡情地活在當下。
曾經,我們都是坦率的孩子。想要什麼就說,受傷了就哭泣,生氣就大叫,快樂就開懷大笑,手舞足蹈。
曾經,我們都是自由的孩子,會對著鏡中的自己微笑,擁有活潑的想像力和勇敢的夢想,可以快樂地唱歌,跳舞,愛與被愛...。
長大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漸漸遠離了自己的本質,那個柔軟的,脆弱的,洋溢著快樂,真誠的愛,無限潛能的自己。我們學會了防衛,隱藏,保護自己,直到忘記這個孩子的存在。---周文玫

(周文玫,美國德州University of Mary Hardin-Baylor心理諮商研究所、婚姻及家庭心理諮商系執行主任,美國婚姻與家族治療學會督導,「整合式呼吸治療」講師與督導、催眠心理治療師。)

生命充滿故事,生活充滿巧合!三年前的夏天,在我情緒異常波動的情況下,「曼陀羅」三個字衝進我的心,也開啟了我對藝術治療的興趣。三年來的胡亂衝撞,一個又一個的課程帶我走進繁花似錦的天地,卻也越來越心虛,今年年初終於下定決心去試試臺北市立教育大學藝術治療碩士學程的考試,考科之一是術科(造形與表現),考試時間:200分鐘,說明重點如下:


1、請就招生簡章所列的媒材:鉛筆、炭筆、水墨、粉彩、水彩等範圍內自由選擇使用,可單獨選用一種或多種媒材。不可使用不易乾燥之油性材料,不可使用裱貼。


2、以「童年記憶」為主題,創作出童年最深刻記憶的事件或感受。
透過作品的內容和表現形式,讓觀者也能感受到作品所想要表達的氛圍,諸如快樂、哀傷、落寞、驕傲、憤慨、興奮……等。
請力求作品表現具完整性和藝術性。



當我看到這個題目時,想到周文玫博士說過的一段話,於是,我決定在全開的畫紙上重現孩童時的「我」生活在眷村,尤其是與父親散步談心的美好時光。因為是考試,畫完當然得乖乖交卷不能留下任何紀錄,我明知此點但內心總有點遺憾!所幸,考完試的一個月後,呂旭立基金會台北教室的課程「歷程性繪畫創作體驗一日工作坊」順利開課了!太好了!我可以藉此「再製」一次曾有的創作,但,我錯了!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