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淋漓的活在角色中,感覺上就擁有了一個完整的自我認同。


文/馬度芸




「這星期唯一覺得有意義的事,是去看了變形金剛三和女神卡卡的演唱會。」


小如眼皮向下,有氣無力的說著。小如告訴我,之所以坐在這裡是因為在教室對白目老師狂吼,又因隔壁同學偷笑而揍了她一拳,被校方請家長帶來醫院診斷並接受諮商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毛病,反正人生就是這麼沒有意義。



我心中暗想,很多成年人的生活也一樣沒有意義,只是迫於無奈必須壓抑情緒而已。小如的媽媽在耳邊叨叨絮絮的念著,這孩子啊,平時功課也還好,就是脾氣壞,我們也抓不準什麼時候會惹她生氣,她瞧不起父母老師,卻很在意同學的眼光,常常說自己不重要啦,生命沒意義啦!我們真是搞不懂衣食無缺家庭正常的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想當年…。



忍不住打斷小如媽媽的話。當年當然跟現在不同,現在處於一個快速變化的社會,人脈以光速累進又刪除,家庭價值與傳統文化瓦解,歷史延續性與承先啟後的概念正急速消失中,不為前人也不為後人而活,活在當下是當今青少年追尋的目標,主張要為自己而活。



於是問題出現了,自己都還不知道自己是誰的青少年,該如何只為自己活?渺小的自己突然被丟在變動的環境裡,一下子覺得自己是擺脫父母控制的大人,一下子又因為沒有錢或勇氣而退回為依賴的孩子;不想遵循規範,對自己的堅持也沒有把握;今天因為嗆老師而獲得同儕的肯定,轉眼間被記大過後同儕又站回師長的一邊與自己保持距離;對青少年來說,這是一個不屑過往又無法預測未來的新世界,只能活在當下,而這當下的自己,卻完全抓不住。

 

缺乏自我認同下,焦慮、憤怒與自卑輪流出現,強大的情緒有時真會淹沒了所有的控制力,還真不能怪他們躲進動漫電玩與混亂性關係的世界,這是一個人為自己找到的救贖方式啊!



穿上如女神卡卡般的生肉裝,彷彿也能站在世界舞台上發出「穿」不驚人死不休的光芒,能有勇氣向一切來自於人際的、環境的、社會的壓力發出抗議,在向主流價值叛逆的爽快中,同時發現同好與支持,在吶喊中拼湊出一個完整的自我形象,在偶像崇拜中找回一個堅持恆定的價值。



汽車奔馳間忽然變形;機器人對戰時,先來個側空翻,再發射一枚火箭砲;飛機低空飛過橋墩,迅速變形反身上橋樑;小間諜機器人,從收音機造型轉變成手機造型...,變形金剛中的超現實滿足了青少年桎梏而形象低落的自我,彷彿自己也能駕馭萬物,身型百變!機器人分成好壞兩派,一派主張保護人類(博派)、一派主張消滅人類(狂派),許多動漫都以此為基本劇情設定,反映出青少年內心的善惡掙扎或是人我掙扎。


孩子矛盾、衝突與憤怒的背後都有強大的力量,有助於尋找自我認同,只是需要合理的宣洩與整合,就像演員將角色的情感從心中宣洩出來,戲劇技巧就像是心理分析一樣,將內心澎湃的情緒解放出來,進入一個不可思議的轉換過程,當一個人淋漓的活在角色中,感覺上就擁有了一個完整的自我認同。



(案例為虛構人物)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