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與一大堆未知中,找出一個自己將為此負責的方向並做出判斷。

文 馬度芸

 

「下一步是先按資料,再分割檔案……」老師快節奏的說著,同學快節奏的跟著,只有我完蛋啦怎麼按不出來?找不到鍵,一個步驟跟不上,下面的連續步驟就全完啦!硬著頭皮問隔壁同學,雖同學都願意幫忙,但是同一時間他自己也都要按老師指令操作電腦上的系統啊!教我就沒辦法跟上了。我愈聽就愈覺得老師是在講外國話,什麼統計名詞啦,什麼電腦按鍵啦,對我都是外星文。

 

像白癡一樣的度過了難熬的兩小時,當老師再次問到有沒有問題時,每次舉手的我已懶得再舉手啦!下課後去找老師商量,連基本統計基礎都沒有的我該怎麼辦。

 

「人生的挫折已經太多啦!若你覺得很挫折就不要修,不修這堂課的人,人生還是可以很美好,你可以退選吧!反正是選修課。」怎麼連老師也這樣說,是我真的程度太差了吧!

 

下了課一陣想掉淚,以高齡考進研究所(至少是本班最高齡) ,帶著滿腔熱血與抱負辭掉工作離鄉背井來到埔里住進宿舍,難道才第二周就要認輸放棄嗎?我要放棄的是一種挑戰新事物的勇氣,還是要放棄那「自己不喜歡當笨蛋」的堅持?上帝要我學的這一堂課到底是「堅持到底」,還是「學會放棄」?

 

向朋友求助,他講放棄,我就提到勇氣與毅力的重要性;他勸我堅持,我就強調挫折感太多壓力很大,講來講去還是我自己要在不容易中作個選擇,然後為這個決定負責,畢竟,這是一堂選修課。

 

看到我在MSN上的暱稱寫著「抉擇」,學長上線表示關心,重要的是,他提供了一個訊息即:我現在 「必須」要修,否則沒有這個基礎,到了二年級的必修課「研究法」會更辛苦。

 

這個訊息比分析或安慰更有效,我當下就不掙扎了,若這是必要的,就沒有選擇的問題,肩膀一下子鬆了起來,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咬緊牙根,衝破難關。這才發現,原來我會壓力那麼大是因為我有選擇的空間,並且為無法作出能全然說服自己的決定而傷腦筋,原來我卡在要選哪一條路,而不是怕路難走。是啊!在這個講求後現代的社會中,什麼都有選擇的自由,沒有絕對的標準,但是,在狀況不明之下,自由太多也會造成選擇的困擾啊!

 

我打破了傳統求學成家立業的人生階段,在離開學校十多年後重當全職學生,是C型人生的實踐者,大步走在風潮的前端,彷彿是個勇於選擇的人;但是一不留神,思想底層卻仍長滿傳統儒家與威權教育灌溉出的花朵,習慣順著別人(或命運)安排好的路,只要努力向前走,不必選擇哪一條路,因為選擇的風險太大。

 

說穿了,許多決策的方向都跟自己認定問題是「必修」還是「選修」有關。比如說,維持婚姻是必修還是選修?這觀念的不同會導致你努力一輩子或是隨意拍拍屁股向他說「分手快樂」;又比如說,為五斗米折腰,在不喜歡的工作環境工作是選修還是必修?這些決定都跟旁人無關,輿論只是參考,自己必須學會做出決定。必修?選修?往往都是自己下的決定。

 

人生,不可能樣樣事都要必修,沒有退後或放棄的餘地,人最後肯定要被自己逼瘋。有時候學會「放棄」,承認自己有些項目不在行,並可以為沒有在此項目放棄的人拍拍手,也是件美事。能學會判別自己人生中的必修與選修項目,那也是不惑之年該有的智慧吧!

 

在矛盾與一大堆未知中,找出一個自己將為此負責的方向並做出判斷。-我想,這才是我進入研究所最重要的第一課。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