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看待以愛對待孩子,才是教育最根本的解答。

文 / 李崇建老師

 

羅曼‧羅蘭在其名著《約翰‧克利斯》的開頭:「真正的光明,並不是沒有黑暗,只是不被黑暗給噬罷了。」常讓我在教育孩子的時候思考:「一個健康的孩子,並不是沒有負向行為,只是大人不聚焦在孩子的負向行為罷了。」

 

我和小樹有約,為了他日益下滑的功課,他答應要完成每週的讀書進度。約定的時間到了,但小樹的電話卻沒人接聽,難道他忘了嗎?我心裡正納悶,將車子調頭回家,便接到小樹媽媽的電話。

 

「我兒子今晚是不是和你有約?」小樹媽覺得沮喪,因為孩子忙著玩耍,說今晚沒有和我約。

 

我瞭解小樹媽的沮喪,兒子整日遊晃,和我約定好日子卻故意迴避。我安慰她,至少我們沒有放棄,都還在努力,而且小樹也有一點兒改變呀!

 

不一會兒小樹打電話來了,他看到未接來電,問我有什麼事?

 

我問他,「我們今天有約呀!忘了嗎?」小樹支支吾吾的說,「忘記了!」於是我和他重新約定時間,順便關心他的讀書狀況如何?

 

小樹告訴我,他會努力做到自己設定的目標。隨後話語便停頓了,似乎有話說不出口,欲言又止,我只有耐心等待。

 

他最後說,「我最近在玩一款電腦遊戲,必須限期破關,但是下一週沒有電腦可以玩,你補習班的電腦可以借我嗎?」

 

剎那間,我胸膛有一股複雜的情緒升起來,混和著生氣、難過、沮喪與生氣。我告訴自己:「孩子就是這樣起伏不定,我以前不也是這樣嗎?這是成長必經的歷程。」當我觀照自我情緒,情緒便隨即消逝了。

 

「可以呀!下週我們約定的時間結束,電腦借你吧!」我說。

 

小樹卻說,「這樣會來不及,因為破關的時間到週五而已。」

 

我這回情緒平靜,穩定的回答他,「那我告訴櫃臺的小J老師,你隨時可以去借電腦,好嗎?」

 

小樹聽了我的回應,停頓了很久才說,「阿建,你有沒有覺得我很不應該?功課沒有念,還想著打電腦。」

 

「我知道你不應該呀!」我回答他。

 

「那你怎麼還會借我電腦?」

 

我告訴他,「孩子,你也很焦慮,也不想這樣吧!只是不知道怎麼辦而已?所以我正陪伴你渡過這個過程呀!」

 

小樹沒有說話,我卻聽到了他哭泣的聲音。那一個禮拜,小樹沒有來借電腦,卻準時赴約討論功課了。

 

當大人聚焦在孩子的負向行為,忽略了孩子正向的表現,孩子的黑暗期就會延長。若能看待以愛對待孩子,才是教育最根本的解答。

 

※本文摘自聯合報青春名人堂專欄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