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承諾,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等呀、盼呀、失望了、生氣了、淚乾了、卻再度期待著。
等著等著,長大了,哭鬧已不被允許了,
只好把對承諾的期待放進心裡、繼續等著。
直到,直到某一天才發現,
那些總是等不到的、沒聽到的,其實早已都給出答案了。
剩下的,只是那個害怕繼續期待的小男孩。

 

文 / 黑狗狗

 

春節預售車票才剛開賣的第一天,新竹火車站就擠了滿滿買票的人。

 

不是蓋的,買票的人潮多到沙漏裡的細沙一樣,無所不用其極地擠滿空間裡的每一個角落。連車站裡的便利商店都出動許多工讀生來維護秩序,避免發生像去年那樣整大鍋關東煮被人群撞翻的意外,當天唯一的傷者是一隻被人潮擠進車站的大黃狗。可憐的大黃,沒有太多的怨言和爭論,哀哀地叫了幾下之後,夾著尾巴就走掉了。

 

隨著排隊的人龍愈來愈長,大夥的表情也愈來愈焦躁不安,催促、推擠、插隊此起彼落,有個中年婦女因為用來「排隊佔位置」的菜籃子被踢到旁邊而大聲哭喊、大聲控訴台灣是個缺乏人權與法治的國家,直到站務人員出面緩頰、並且承諾給她某班次的座位之後,這位中年婦女突然破涕為笑,連地上的菜籃都沒拿就蹦蹦跳跳離開,留下了現場一群目瞪口呆的人。

 

「恭喜你!這是最後一個往屏東的座位。」窗口內的售票人員如釋重負地將票遞到我手上之後,立刻把寫著「南下春節位置已全數售完」的牌子放到窗口前,大聲地宣布:「各位旅客不好意思,過年南下的車票全都賣完了。」然後飛也似地離開去忙其他的事情。留下櫃檯前長長一串既羨慕、又怨恨我的人。

 

還有,愕然的我。

真的很愕然。

 

「如果沒有買到票,今年就用這當作不回家的藉口吧。」我本來是這樣想的。

 

早在預售票開賣的前一個月我就開始陷入「要不要回家過年」的趨避衝突。

想回去的理由很多很多:身為中國人,過年當然希望回家團圓、和家人一起圍著吃年夜飯、看電視、啃瓜子、泡茶、聊聊這一年的生活、在歡笑中一起度過暖暖的除夕夜、到街上蹲著打只有過年才擺攤的彈珠檯、和家人一起出遊….。

 

(未完待續,請期待每週固定連載的微小說獎得獎作品)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