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記得我一個人獨自搭火車去桃園,出了車站,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個方向去,於是想到了你,而你接到電話後,便騎了將近三十分鐘的車來找我,直到我要回家時,走回車站附近,你帶我到你停車的地方,拿出安全帽才說要載我回家,你總是這樣,為我設想、為我準備。

 

大學開學的前一晚,你約我到公園散步,祝我大學生活開心順利,你一直都陪在我身邊,聽我說生活的事,關心我的身體狀況,那晚靠著你的肩,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聽你說話。

文 / 寒

 你說你並不想說自己的事,也不想說自己的想法與心情,因為說了也沒有幫助,你並不信任有人會願意聽你說。「可是你現在跟我說了,應該是代表其實你是信任我的吧?」我看著你的眼睛,這樣對你說著。「或許是吧!」你不願再探究下去,也停止了說話,我知道你又躲回了你安全的殼裡,我是無能為力的,在認識你的那時候就已經註定,但至少我還能在你身邊。

 

後來,我有了新的生活、新的體驗,而我們漸漸失去了聯繫,再次聯絡上,是聽到了你結婚的消息。當我開始學會獨立,不再依賴你,才發現原來你離我越來越遠,看著你傳來的婚紗照,一面為你感到開心,你總算找到了幸福,一面卻為自己感到苦澀,你終究不是屬於我的天使,最後能給你幸福的人也不是我

 

只是我沒想到,這段婚姻帶給你這麼大的負荷,讓你沉重的喘不過氣,許多的無奈讓你走不下去,我真希望我在你身邊,以朋友的立場抱抱你,聽你說話、拍拍你的肩膀,就像你以往一樣。

 

天使張開翅膀,守護了我許久,如今,卻疲憊的讓翅膀滿是傷痕,我能夠為你做什麼呢?我沒有你的細心,所以我想不到還能為你做什麼,只能告訴你,如果你不開心、無奈、感到厭倦,就找我,我隨時都會在你身邊,聽你說話,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

 

可是,我還未撫平錯愕的思緒,又傳來你已離婚的消息,我真的了解為了遷就她,你有多少無奈,你的渴望和恐懼,我看在眼裡,而我無能為力,只能偶爾關心你的生活、你的情緒,等著你願意開口傾訴你的心聲、你的希望與期待,你的驕傲與自尊、溫柔和體貼,如同從以前到現在,你對我的態度那般的對待你。

 

因為你的體貼,溫暖了我冰冷的心,這一切的一切,我都記在心裡,只要一靠近你,就讓人覺得安心,我知道,我真的喜歡你,想要成為你的天使,替你洗去塵埃和疲憊,但我遲疑著,自覺不配擁有你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