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後,我一直無法順利找到穩定的工作,想要的太多,得到的又無法好好把握,終於我也輸給了自己,不得不為生活低頭,但卻又帶著一絲不甘心,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為理想奮力一搏,如果真的證明自己不適合,那就面對現實吧!而你也在這個時候,真實的走入我的生命,成為我生命中的那塊缺角。

文 / 寒

那天晚上,我沮喪的不能自己,充滿太多負面情緒,卻倔強的不願在你面前掉任何一滴淚,無力感一波又一波來襲,我告訴你,我不配活著,我的存在只剩下罪惡,但我很平靜。

 

而你懂了!你總能發現我越是面無表情,心裡就越是波濤洶湧,也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習慣壓抑著自己,總是表現淡漠,但其實內在的渴望比表面來得更多,所以你心疼的抱住我,告訴我:「不要想太多。」

 

我還是沒有哭,因為對你,我沒有任性的權利。上一段感情的他,總是一次次甩開我的手,一次次嚴厲指責我不准拉衣服時,我就戒掉了牽手的習慣、拉衣角的習慣,我也以為只要戒了這些習慣,我就可以不再依賴,可以獨立。而你只是看著我,回答我:「戒了不代表有安全感了。」然後,默默的牽起我的手。

 

什麼時候,我們不再需要言語的說明,只要一個眼神就懂了呢?我能感受到你的用心和付出,而我期盼自己能成為可以接受你一切、體諒你的人,當你不安時的避風港,你疲憊時收起你的羽翼,躲在我張開的翅膀下,聆聽你的懼怕和孤單,是你讓我有自信,足以成為你所愛的人。

 

當你開始帶我回家,介紹你的家人,也代表著我們有共識要邁入下一段旅程,但我知道你還是有著許多的擔心,擔心我是不是會跟你前妻一樣,最後選擇離開你,可是你知道嗎?牽起你的這一刻,我已經等了十年,輕言放棄,談何容易?

 

在我們認識十二年後,我們成為彼此身份證上的一員。因為我的工作安排,婚後三個月才去蜜月旅行,是我一直想去的海島國家,你也一直順著我,希望我開心就好,在蔚藍無際的海底世界中,感受浮潛的樂趣;在星空遍布的海面上,恣意的體驗夜釣的神秘。

 

「有流星!」眾人驚嘆著,而我也抓緊時間,默默地許下心願:「希望能和身邊的他永遠在一起,希望……能有我所愛的人的孩子。」你只是擁著我,享受片刻安寧。

 

時間過得很快,蜜月結束後便又再度投入繁忙的工作中,我們都沒想到,竟會因為一場意外的發生,快速的讓我們措手不及,卻也引發我們從認識以來最嚴重的爭吵。

 

(未完待續,請期待每週固定連載的微小說獎得獎作品)

 

 

 

前篇:

流星的祈禱 (一)

流星的祈禱 (二)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