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放學走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很忐忑,深怕會因為中午的事情被媽媽處罰。但是回到家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只是媽媽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她都沒有跟我說話。直到吃完晚飯後,媽媽拿了一千元的大鈔給我,她說:「你拿去訂便當好了,這樣比較不會被老師處罰。」那個時候,我分不清楚媽媽說的是氣話、還是真的不希望我被罰站。印象很深刻,二十幾年前的千元大鈔是深藍色的、比現在大張、紙質也更厚,我記得很清楚,握在手裡的那張千元紙抄好重、好重。

文 / 黑狗狗

 

現在想想,其實媽媽做的便當還蠻厲害的:雞腿飯、滷排骨、咖哩飯,不但配菜豐盛,擺盤也相當搶眼。難怪那時候我只要打開便當蓋,周圍的同學就會擠過來,然後發出一陣讚歎的聲音,爭相地想要和我交換菜色。從高中到現在,整整十四年的外食生活,讓我好想念媽媽親手做的便當。

 

這就是媽媽厲害的地方,即使工作再忙碌,她還是有辦法把家是打理的井然有序、讓我們在吃飯時間有香噴噴的飯菜可以享用。有時候我都很好奇,到底是媽媽本來就這麼厲害?還是每個女生在成為「媽媽」之後就會變得很強大呢?

 

想到這裡,眼前彷彿又看到媽媽在市場忙碌的身影,一邊忙著切客人的滷味、一面抬起頭提醒準備出門搭車的我要小心安全、要照顧自己、要認真唸書……

 

突然,一陣鈴聲把我從回憶裡拉了回來。是家裡的電話。

 

「媽,我沒有買到票誒……」坐在車站大廳的椅子上,我刻意壓低音量、說的有些心虛。

 

一旁等車的老太太一臉狐疑,看著我握在手上的車票。

 

「那你要不要去看看客運還有沒有票啊?其他的方式呢?」電話那端的媽媽似乎有些焦急。

 

「嗯,我等等去看看吧……」我壓根沒有想要做這件事。

 

掛掉電話之後,我尷尬地向老太太笑了一下。

 

老太太也露出微笑:「怎麼啦?不想回家嗎?」

 

我苦笑:「想啊,可是又很怕回去之後,看到家裡的事情,心情會很不好

 

老太太笑了笑:「天下父母心啦,攏系盡心盡力賺錢,希望讓囝仔有面子、過好生活……」,她嘆了口氣,繼續說:「我自己肖年的時陣也沒有好好陪囝仔,等到囝仔長大了、出去工作了,卻老想著他們、想要他們的陪伴……

 

聽著老太太流利的台語口音,我突然覺得好親切、卻也感到一陣心酸。遠在家鄉的爸媽,是否也有著和老太太同樣的心情呢?

 

一直坐在車站裡也不是辦法,想起去年春節的衝突,我狠下心到櫃檯將這張幸運的車票退了回去。坐在回宿舍的公車上,我想起剛剛在電話裡,爸爸在一旁說:「沒關係啦,叫他留在那裡準備考試就好,家裡的工作我們會處理。」

 

今年,我用了一個看似無法抵抗的因素:「準備心理師考試」作為無法回家過年的藉口。

 

可是,爸,我其實是很想回家的,你知道嗎?只是,我真的很怕面對你。

 

(未完待續,請期待每週固定連載的微小說獎得獎作品)

 

前篇:

成長的勇氣 (一)

成長的勇氣 (二)

成長的勇氣 (三)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