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期本來就不是太準時的我,已近兩個月沒有報到,你也擔心我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導致延經,特地抽空帶我去醫院檢查。

文 / 寒

 

「妳懷孕了。」在測過驗孕反應後,出現淡淡地兩條線,醫生要我躺到診療室床上,準備照超音波,但照了半天,並沒有看到任何胚胎,到底怎麼了?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照不到?我思緒非常混亂。

 

「有驗到懷孕反應,但沒照到胚胎,有幾種可能,第一是胚胎還太小,看不太到;第二是子宮外孕,可能胚胎附著在輸卵管或其他地方,而不是在子宮著床,但這個可能性不大;第三是先兆性流產,機率非常高,這樣吧!你們下個星期再來照照看,如果下星期還沒照到,我們就抽血檢驗一下。」婦產科醫生詳細的解說著,而你似乎感受到我的焦慮,只是緊緊握住我的手。

 

很快地,一個星期後,再度回診的結果,還是照不到胚胎,我抽了血,感覺希望越來越渺茫。「別擔心,有我在。」你溫柔的說,但仍然無法降低我的不安,我害怕是我殺死了它,因為我從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所以無法留住我們的愛情結晶。

 

從知道可能懷孕,到抽血檢驗,已經過了兩週,「抽血檢驗結果的確有懷孕反應,但數值不太對,因此建議再抽第二次血,看看數值如何變化,如果沒有持續上升,有可能就是子宮外孕,需要開刀,這幾天多注意,看有沒有腹痛或出血狀況,如果有就趕快回診。」醫生正經八百的說著,但我耳邊只是嗡嗡作響,於是,又再抽了第二次血。

 

等待是煎熬的,而日子還是持續過著,為了工作,連上十一天的班,僅僅希望提早一天請假休息,只是這樣的不積極,使新案無法在我手上順利完成,身心的壓力就更大了。

 

同事問我還好嗎?習慣將逞強當作偽裝的面具,我搖搖頭表示沒事,忍了一天,下班後回家,手是顫抖著,我需要管道宣洩壓抑很久的情緒,「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我終於哭了,很痛…說不出口的痛…

 

(未完待續,請期待每週固定連載的微小說獎得獎作品)

 

前篇:

流星的祈禱 (一)

流星的祈禱 (二)

流星的祈禱 (三)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