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很多很多的管路,心血管系統;內分泌、泌尿系統,消化系統,無所不是由管路組成;人生,很多很多的岔路,我們永遠不知道現在走的道路對於未來的影響…。

文 / 小閻

 

止血手術成功,看著母親的身體,我的心感覺安慰,但又痛楚。前三天母親睡睡醒醒,一直到母親恢復了意識,手還需用特殊的手套綑縛著,因為怕麻藥退後太痛苦,手可能扯掉管線。這時候的母親除了傷口的疼痛,還需要忍受插著氣管內管的痛楚,非常不舒服。

這陣子都小心翼翼地留意著母親的狀況,我已經忘了那些最艱困的時候是怎麼度過的,我與父親又與公司請了多少假。母親手術的日子,剛好是弟生日的前兩天,百感交集,弟也很無奈地沒辦法好好過生日。

需要插著氣管內管,是因為無法自主呼吸,如果不靠呼吸器幫忙,喘不過氣來就會危及生命。這其實是心臟衰竭的症狀之一,之前母親在家很喘時,表示這症狀很明顯了,但我們並不知道這就是心臟衰竭,因此錯失了手術最佳的時間。母親在醫生說明要動手術之後,等了一個月等不到病房,因為等著等著不安心,所以主動到急診室掛號,從急診開始等候,就這樣子在急診室過了五天,我們因為是跨縣市就醫,因此我與父親有幾天委託看護協助母親買便當等生活事宜。五天之後,終於有了外科病床的病房,就移過去。那時母親還能下床行走,或者自己進行洗澡等事宜,體力差不能走很久,但是推著輪椅,仍然可以到病房外放風。她那時還開玩笑地說,原來自己已經可以請看護了!

進行手術之前,需要進行心導管檢查。醫生評估身體狀況可以進行之後,我簽了同意書,等待進行檢查。心導管檢查的過程需要從肱部的大動脈將內視鏡穿進去順著血管一路到達心臟的位置進行攝影,確認心臟的情況,母親曾經經歷過的心導管檢查都蠻順利的,雖然檢查之後需要用沙包壓著大動脈6個小時,避免出血,背沙包壓著時會讓人失去耐心。但母親並不害怕。

而這次檢查,母親在麻藥退後,還與父親談話,卻忽然喘不過氣來,也驚嚇到醫護人員。經過緊急插管,終於讓母親脫離危險,經過了拔管再插管,沒有順利脫離呼吸器的過程,就這樣,一直到心臟手術後,都一直插著管。插著管的母親只能每餐都飲用醫院用多種營養粉調配的「牛奶」,未能從口腔進食。

心臟手術後,插管又經過了三周的時間,此時醫生告知脫離呼吸器的時間可能需要拉長,為了母親的舒適度、口腔清潔,以及可以進食的考量,建議做氣管造廔手術,也就是俗稱的「氣切」,這對於我們而言,又是另一個考驗。

插著氣管內管的這段時間,母親接受呼吸訓練,但未成功。做完氣切之後,可以自己從口腔進食,有時候看到母親自己拿著麵包吃得滿足而微笑的表情,我總是感動地讓眼淚流到心裡,然後鼓勵她:「不要挑食、多吃營養一點的東西才會有力氣,病養好了我們就可以出院了。」

 

(未完待續,下週將會刊出最終回!)

前篇:

生活與生命─關於母親病苦教我的事 (一)

生活與生命─關於母親病苦教我的事 (二)

生活與生命─關於母親病苦教我的事 (三)

生活與生命─關於母親病苦教我的事 (四)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