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行樂,意味著享受每一個、每一個當下,因為生命如此短暫,每一分一秒都是種奢侈的花費。

image001  

文 / 旭立諮商中心實習心理師 博安

希望所有存在的生命將能和平相處、所有逝去的靈魂都能得到安息。

 

從這幾個月台灣的北捷血案、澎湖空難、高雄氣爆,到國外的阿航馬航事件、加薩走廊轟炸、伊波拉病毒侵襲。極度不平靜的幾個月中,許多人都受到其直接或間接的波及影響,不論是身心的殘破、創痛的悲苦、或是無言以對的震懾。當人類被擺在強大的自然力量之前,生命的脆弱性瞬間暴露無遺。

 

生命無常,嗯,我的第一感和很多人一樣,就及時行樂吧。李白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我們都是寄宿在天地間的旅人,來到世界上體驗這裡的每一事一物,但,妳有真的這樣做過嗎?走在路上,你是否曾注意過人行道上木棉花盛開的多麼橙紅美麗?享用食物,你是否曾認真感受每一口送進嘴裡咀嚼的美味餐點?臥在床邊,你是否曾意識到躺在身旁的伴侶其實是多麼用盡心力的愛妳?閉上雙眼,你是否曾真正的呼吸,我是說,當清爽的空氣從鼻腔慢慢進入,撫順著咽喉、流動至胸腔,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因為你如此享受當下的氧氣而興奮顫抖著的感覺?

 

及時行樂,意味著享受每一個、每一個當下,因為生命如此短暫,每一分一秒都是種奢侈的花費。

 

生命短暫,嗯,不去想還好,一算起來竟然只有約三萬天的時間,活到二十幾歲幸運的話還有大概兩萬天;到了四十歲還有一萬五千天左右,六十歲則剩下七千天出頭,接下來我就不敢數了。如果有一本生命日曆能撕的話,每天動手時應該抖到不行吧。

 

有沒有想過自己每天都在做些什麼?存在主義大師Viktor Frankl認為「一個人為實踐其生命意義而投注了多少心血,他就會有多少程度的自我實現。」很多人可能都有一本記帳簿,紀錄戶頭中的一金一銀何去何從。但更珍貴的時間呢?時間不是更加寶貴嗎?你掙不到、花不起,更別說還有可能瞬間破產到一毫都不剩。

 

老實說我在二十一歲以前都沒有想過這件事。大三那年暑假,第一次到北京的志工之旅可能是讓我體會最深的一次。很慶幸那不是一趟輕鬆的旅程,除了工作與出遊之外,大部分時間就是待在佈滿瘡痍的小屋中獨自留白;而當你有大量空閒的時間出現,同時又能不為現實的壓力所煩惱時,就有可能出現一些獨特的想法,這些想法不是跟著過往經驗的步伐,而是隨著創意的軌跡行進,一路延伸至空白的盡頭。

 

「我在這裡幹麻?」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個出現的想法,雖然早就告訴眾都親朋好友不下數十次,那標準答案早就被擦磨的閃耀光亮,但我心裡一直都知道那不是真的,我是為了我一襲華美的虛榮感出去的。

 

但經過幾個禮拜的洗禮之後,我才真正了解到,帶給我幫助的,是旅行中遠在他鄉的自我呢喃、與不同文化下助人的省思。一個人的旅途,從目睹千年古蹟、到遊覽花園老街,從短暫的交通等待、到漫長的跋山涉水,我多了很多很多時間思考那些平日只是一瞥即過的畫面,尤其身處異地,你的警覺性與注意力會拉至極高,因為眼前的一景一物都不容錯過。如同看藝術名畫一般,我開始習慣思考,思考眼前的婆婆表情為何如此痛苦、思考園區內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措施是否恰當、思考中產階級度日如年卻能甘心奉獻數十年的辛酸、思考這個千年文化古城所帶來現代浪潮後的改變與震撼;再回頭看看自己,竟能如此幸運的擁有與獲得、豐足的生活、甚至是輕鬆的思考。於是我變得積極起來,我告訴自己,我要用我引以為傲的思考能力,為這個還有希望的世界做出一點小小的改變。

 

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出國的經驗,那個地方真的是破爛到第一天傳照片回家後我媽就生氣得叫我趕快回來,也好險我為了深切體會這些我所追求的「意義」而支撐下去。讓我在那邊遇到好友CR與一群可愛的小朋友,更重要的是保存了那些不可抹煞的、彌足珍貴的經驗,讓我有動力在回到這片土地之後持續生活。

 

「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差不多任何痛苦都忍受的住」尼采說。

 

生命無常、生命短暫。我們要的不多,只期盼在離開時能夠了無遺憾。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事物能夠讓我們盡情體驗、盡情遨翔,而就是因為太多了,我們難免會分心去注意到其他事情。若是能夠開始明白自己所真正追尋的意義、值得的人生是什麼,並且回歸到看海時看海、種花時種花的精彩當下時,相信生命會變得更富含韻味,也更加樂趣無窮。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