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的理由

 

旭立基金會諮商心理師 李島鳳

原文刊載:張老師「依戀愛」專欄2014年5月
 

black-and-white-image-of-woman-holding-flowers_加Photo via VisualHunt.com.jpg


我在電視看到一個紅娘節目,這個節目的規則是,一位女人報名上節目向她心儀的男人告白,但是現場約莫有著十幾位男人,經過三輪的互動,最後男人們可以用轉身與否來決定是否想要和舞台上的女人進一步交往,而女人在這時候也決定著她是否要改變讓她心動的男士人選。大部分的時候,女人們是堅定的等待著她心儀的男人為她轉身。

這一次是個特別的過程,這位女人依然是不變地等待她的心動男人轉身,結果轉身的有四位男人,幸運的是,其中一位男人便是她的心儀男子。按照節目的規則,她可以選擇二位男人上前和她告白,以協助她決定最後和誰進一步交往。這位女人當然選了讓她心動的男人和另一位男子,上場和她表白。

經過二位男人的陳述之後,這位女子改變了她的決定,她選擇的不是原本讓她心動的男人,她在拒絕原本讓她心儀的男子時說:「原本讓我心動的是你,但是剛才7號男子的一番話,讓我改變了決定,我覺得他真的懂得我生活中經歷的心情。」此時,這位3號男子說著:「是我說得不夠多嗎?」語畢,已經紅了眼框,只見他強忍自己的淚水,歷經數秒,終於幾出下面幾個字:「我尊重你的決定。」而後離開舞台。

3號男子究竟說了什麼?可以在轉眼之間讓女主角改變決定,他說的是:「我可以體會一直都當個完美的人的心情,我也是這樣的人,你應該一直都帶著面具吧?」

女主角散發出熱切的眼神看著3號男子,點著頭。

「我希望你可以為我哭,不需要偽裝堅強,在我面前可以盡情釋放你的脆弱,你會為我哭嗎?」

女主角此刻已語帶哽咽的說著話。最後牽著這位男子離開舞台。

另一場相愛的考驗又開始了。主持人替女主角念著一封信,說著她上次來到這個舞台向某位男子的告白失敗,卻在那個時刻,13號男子轉身向她告白,當時女主角拒絕了,「回去之後,想起當時的情境,讓我滿懷著難以言喻的溫暖,於是我決定再來一次,向你告白。」主持人一字一句地念著女主角的信。

當男女主角二人面對面站在舞台上之時,在女主角對著男主角訴說自己的心路歷程,並且向男主角伸出手之後,觀眾非常熱情地鼓譟著希望男主角能答應女主角的告白,最後男主角拒絕了女主角,主持人出面為二位主角緩頰,說著:「或許大家會想責備這二人,伊人當時被告白被拒絕,此刻又想回頭接受,另一人,當初告白地那樣熱切,現在竟又拒絕。但是,我想愛情本就是任性、自由、來去無蹤,此刻,這二人需要大家的理解。」

我想著主持人說得「愛情本就是任性、自由、來去無蹤」,在我的工作經驗裡,愛情真的毫無規則可循嗎?曾經有位女孩,在經過圖書館的大門時,往內看了一眼,看見那個埋首唸書的男孩,那一刻,她覺得自己愛上了這個男孩,素昧平生、陌生的男孩,我問她:「當妳看見他的那一刻,妳腦海裡浮現了什麼畫面?妳心裡想到了什麼?」 

「我想到我的爸爸,我爸爸也是個很認真,常常在書房埋首工作的人。」

我和這女孩聊起了她和爸爸的關係,從小到大,她一直很期盼能得到爸爸的認可,讓爸爸覺得她是個值得驕傲的女兒,但總覺得自己做不到。戀上一個認真的男孩,若是真能得到那男孩的青睞,而成為男女朋友,對這女孩來說,是另一種心理上得到爸爸肯定的補償。藉由得到認真男孩的肯定,就像是跨越了長久以來一直沒得到爸爸肯定的鴻溝。

於是心動產生了。就像是前述的第一位改變心意的女主角,當被看見自己外表的完美其實只是掩飾脆弱的面具,並且被邀請、被允許得以釋放內在真實的自己,這個被理解撼動了原本的堅持,而產生新的愛意。心動來自於這個男人讓自己一直想要得到依靠的渴望得以滿足。

而再次回頭的女主角,回家之後,懷念起當時被拒絕的自己有人給了溫暖的懷抱,這份溫暖,讓她心動了起來。我們無從得知更多關於這位女主角的生命故事,但是,常常在諮商工作裡,會聽見這樣的故事:「我從小就覺得沒有人會特別在乎我,我也不覺得我爸媽讓我感受到被愛,所以我一直在生活裡追尋著被愛的感覺。有那麼一天,我心情不好,而他恰巧看到了我的不開心,給了我非常多的溫暖與關懷,從那天起,我就喜歡他到現在。」

我總是想知道這個男人是獨一無二的,還是只是那個溫暖讓人陷入。
於是我問:「若換了另一個人在那個時刻對你送上這些愛與溫暖,妳會怎麼感受那個人?那個人和這個他有何不同?」

有時,我會得到「我喜歡的其實是那份長久以來企盼的溫暖,而不是這個他。」

有人也因此放下了數年的暗戀。

羅蘭.巴特在戀人絮語一書中寫著:「慾望被需要所擠壓:這便是所有戀愛情感中無法擺脫的事實。」
薩提爾女士在聯合家族治療一書中寫著:「人們之所以在一起,是因為期待伴侶滿足自身未滿足之期待與渴望;渴望得到一個全知全能的父母;以及自我的延伸與得到社會的認可 。」

因此,愛情的開始,所謂的命中註定的緣份,或許是,其實是我們想要為自己內在的黑洞,尋覓填補的空間與可能性,而在某個時刻,當我們的心感受到黑洞撒進陽光與溫暖之時,便啟動了愛情。

這,也沒什麼不好,值得關注的是,黑洞的光源來自何處?若是黑洞的唯一陽光只能由愛情來供給,那此人將成為愛情的奴隸,捨愛情而不可活。長久以往,也將失去相信自己與自我照顧的能力。

既然,我們想要療癒心理內在的黑洞,除了愛情,我們也要為自己創造療癒的多元路徑,包括自愛,放下過去的未了情結,創造知心好友等等。

有一天,當黑洞充滿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光線,當刻,黑洞的存在便已消失。
 



Photo via VisualHunt.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旭立文教基金會

旭立文教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