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五歲那一年的除夕夜,開心的吃過年夜飯後,我和表哥們在庭院一起放鞭炮。為了展現自己過人的勇氣,我把手掌放在已經冒出陣陣碎裂煙火、正準備爆炸的沖天炮上,結果來不及拿開,小拇指就被鞭炮帶上天空了。那瞬間彷彿慢動作的鏡頭,我看見表哥們扭曲的表情,驚恐地倒退、大吼,屋子裡的大人們見狀,顧不得滿嘴的瓜子,蜂擁衝到院子、慌亂地找尋我的手指頭。

文 / 黑狗狗

那個春節,我在醫院整整躺了三天、還因此被下令禁止領紅包,損失頗為慘重。

 

即使如此,那卻是我的成長的過程中,關於農曆過年最美好的回憶。

 

在那之後,家裡烤雞和滷味的生意開始蒸蒸日上,每逢年節,我們家的訂單總是多到好幾天都做不完、一家四口常常凌晨就得起床工作,爸媽更辛苦,有時候連續好幾天都沒有睡覺。於是,過年過節慢慢地成了我的噩夢,因為不但不能和家人一起出去玩、忙碌的工作讓家裡的氣氛充滿不愉快。過多的工作量、身體的負荷、出貨的差錯,常常讓爸媽在工作上發生口角。爸爸的個性比較急躁、常常因為工作流程的不順,他的情緒就會變得很糟,不管是誰在他旁邊,常常都會被波及。

 

國三那一年的春節,我們全家像是馬拉松般地連續工作好幾天之後,爸媽又在工作的地方爆發了口角。爸爸用力地將車門甩上,一語不發地送貨去了。媽媽則是安靜的坐在角落,她塞了錢給我,要我自己去外面吃午餐。

 

獨自坐在麵攤裡,等著炒麵端上來的時候,幾個班上的同學穿著亮麗的新衣服、開心地騎腳踏車經過。我的手中握著剛拆開的竹筷子、看看一身邋遢的自己,突然有好多的不解浮上心頭。

 

「為什麼我們家過年不能出去玩了呢?」

「為什麼爸媽要吵架呢?」

「為什麼我們家過年的氣氛不能像課本或電視上那樣和樂融融呢?」

 

上了大學之後,姊姊開始到外地去上班,難得過年回到家也是要幫忙工作。常常家裡忙告一段落時,她也必須回去上班了。期待著家人能一同出遊、開心過新年的期待還是沒能實現。逐漸長大之後,「過年」就變成了一個格外難受的節日,因為,那讓我清楚地看見,現實生活跟我心裡所期待夢想有好大的落差。每次,在忙完之後,爸爸就會告訴我們:「明年不要做這麼多,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然後,每一張都是空頭支票。

 

想到這裡,車站大廳突然開始播放過年應景的節慶音樂,好不熱鬧。

 

並不是不想回家,而是害怕。到底,我在怕什麼?

 

我閉上眼睛,眼前一片黑暗中漸漸浮現的,竟是關於死亡的恐懼。

 

我怕看到媽媽拖著虛弱的身體工作、卻得被爸爸責罵,偏偏她從不願意主動要求休息。

 

我怕看到爸爸罵人的樣子、只顧著工作而眼裡沒有家人的樣子,也害怕爸爸其實身體也不舒服,只是,他也不願意正視自己的健康。

 

我怕,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一家人能夠一起歡樂過新年的機會,一年一年逝去。

 

(未完待續,請期待每週固定連載的微小說獎得獎作品)

成長的勇氣 (一)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