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羅

震驚失去關愛的眼神
我的渴盼成為一份失落的傷痛
生存的恐懼勝過愛的溫暖與擁抱
手中握著,心中想的,只剩錢與工作
生存的壓力終究揭蓋了我的存在
然而我的存在又有誰在乎呢?
我害怕失去原本以為最純真的神情
現在我是否也成為閉上眼睛的那個人?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