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平常,常常相見時,連話可能都不會好好說;等在病房外,就算你怎麼懊悔怎麼祈禱,時間並不保證一定會配合你的祈禱而讓你順心,這時候,就算你有再多話想說,不一定有機會說。

文 / 小閻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經期本來就不是太準時的我,已近兩個月沒有報到,你也擔心我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導致延經,特地抽空帶我去醫院檢查。

文 / 寒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那天放學走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很忐忑,深怕會因為中午的事情被媽媽處罰。但是回到家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只是媽媽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她都沒有跟我說話。直到吃完晚飯後,媽媽拿了一千元的大鈔給我,她說:「你拿去訂便當好了,這樣比較不會被老師處罰。」那個時候,我分不清楚媽媽說的是氣話、還是真的不希望我被罰站。印象很深刻,二十幾年前的千元大鈔是深藍色的、比現在大張、紙質也更厚,我記得很清楚,握在手裡的那張千元紙抄好重、好重。

文 / 黑狗狗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醫院的走廊來來回回走著,原先因為棟棟相連,我還因此會迷路,搞不清楚東西南北,甚至需要多花很多時間兜圈子;但後來卻清楚記得每個常走的出入口通到的方 向。這或許不是我不佳的空間感因為來到了醫院而獲得治癒;而是就算一隻再笨的老鼠,經過不斷訓練,每天走同一個迷宮,早晚還是學得會迷宮的走法。這麼說, 我在醫院的時間可不短是嗎?通常,到醫院就醫,門診的時間可能花了一個上午或下午;健康檢查大概需要兩到三天;一般住院可能3-7天。我進出醫院的時程還要再長。是多長呢?提示一下,加護病房的住院,妳覺得怎麼樣的時間已經算很久了呢?半個月?一個月?兩個月?

 

我的經歷,在這半年,滿滿的。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大學畢業後,我一直無法順利找到穩定的工作,想要的太多,得到的又無法好好把握,終於我也輸給了自己,不得不為生活低頭,但卻又帶著一絲不甘心,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為理想奮力一搏,如果真的證明自己不適合,那就面對現實吧!而你也在這個時候,真實的走入我的生命,成為我生命中的那塊缺角。

文 / 寒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讀碩士的這幾年,母親的記憶力有很明顯的退化,常常忘記不久前說過的話、有時候一開口,停了好一會兒,卻還是想不起到底要說些什麼。為了不讓氣氛尷尬,我總會先猜測媽媽是不是要說什麼,然後幫她講出來。這些年,媽媽也開始會不斷地抱怨自己身體的不舒服、抱怨爸爸的不體貼。身為兒女的我們,除了聽之外,好像也不知道能夠幫忙做些什麼,因此覺得很無力。我發現自己甚至會轉過頭去,裝作沒有聽見,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14  

文 / 黑狗狗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無數次進出醫院的經驗,讓我對於這樣單純又複雜的空間,有了最簡單但是深刻的理解。原先的緊繃、無奈、敬畏的心情,在生死之前,似乎都被放空了。醫院其實一點都不恐怖,只是不斷訴說著人生無常的故事,反映了人與人之間的愛、親情,妳可以說它是一個學習生死的大教室,也有人管它叫修行的道場,冰冷的空間當中,有人情的溫暖、親情的歡呼與嘆息;理性的討論病情,不理性的理論與醫療糾紛;甚至可以看到家屬因為財產爭執、手足間計較誰照顧時間多寡,儼然是一個小劇場。這都是曾經上演著的現象,將來或許還會繼續著。

 

文 / 小閻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也記得我一個人獨自搭火車去桃園,出了車站,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個方向去,於是想到了你,而你接到電話後,便騎了將近三十分鐘的車來找我,直到我要回家時,走回車站附近,你帶我到你停車的地方,拿出安全帽才說要載我回家,你總是這樣,為我設想、為我準備。

 

大學開學的前一晚,你約我到公園散步,祝我大學生活開心順利,你一直都陪在我身邊,聽我說生活的事,關心我的身體狀況,那晚靠著你的肩,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聽你說話。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還記得五歲那一年的除夕夜,開心的吃過年夜飯後,我和表哥們在庭院一起放鞭炮。為了展現自己過人的勇氣,我把手掌放在已經冒出陣陣碎裂煙火、正準備爆炸的沖天炮上,結果來不及拿開,小拇指就被鞭炮帶上天空了。那瞬間彷彿慢動作的鏡頭,我看見表哥們扭曲的表情,驚恐地倒退、大吼,屋子裡的大人們見狀,顧不得滿嘴的瓜子,蜂擁衝到院子、慌亂地找尋我的手指頭。

文 / 黑狗狗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陽光並不太刺眼的午後,點了一杯熱咖啡,從地下室走到室外,鐵椅上的麥當勞叔叔翹著腳等著跟孩子們合照,我繞過去與麥當勞叔叔道別,看了一下被不勻稱的漆料筆觸勾勒出的麥當勞叔叔的嘴唇,然後來到偏愛的湖邊,坐著感受湖水夾雜著泥淖味道的潮濕氣味。鴨子們有自己的韻律,優雅地漂浮水面,與湖中的水牛雕塑構成一幅有趣的圖像;一虛一實之間,原來也是這樣子自然而美麗。而我更愛聽風穿梭過湖邊大樹葉子間的聲響,那像是一曲催人回神,或進入夢鄉的交響樂。

 

文 / 小闇

Posted by 呂旭立基金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