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考驗到我信仰的深度與習慣,連讀經禱告竟都還是列在「我應該」,不是「我喜歡」,生活中的「我應該」已經全面圍剿「我喜歡」。

文 / 旭立諮商中心諮商心理師 馬度芸

清晨六點鐘,室友跟我的鬧鐘紛紛鈴聲大作,顧不得很想睡的瞌睡蟲,我們沒有賴床的權利,同學還有人睡更少而第二天上課依然全神貫注呢!若是以為我們一定是時間管理不好才會睡眠不足,那就大錯特錯啦!我還沒進研究所以前也是這樣想,但是現在深深為我以前的傲慢悔改。朝六晚十二點半,是天天的生活, 有課沒課生活步調都差不多,因為備課作業報告討論讀書會是很難看到終點的一連串目標,每天經歷追趕目標的馬拉松,跑得我這匹老馬氣喘吁吁,臉色發青。

本以為自己的資歷豐富,再回頭唸書應該會有許多優勢,沒想到一樣也沒有,劣勢反倒一堆:記憶力不佳,電腦工具使用不熟,歸納整理組織能力也不見得強,體力遜遜,又愛享受,不喜聊八卦和團體活動又使得自己失去許多人際支持與抒發管道,重新面對都是挫折感沒什麼成就感的灰頭土臉的一天復一天,固守全班後段生的位置,真正歸零。

生活上則是一個體驗由奢入儉難的歷程,現在是沒有收入的學生,每一餐都要斤斤計較,三餐不是學校的超難吃自助餐就是7-11,大家都是如此。原來在相對之下才顯出我忍耐的果子結得多麼不夠,為什麼同學們可以,我不可以呢?過了太久自主舒適的有薪生活,有娛樂、可消費、可享用美食、可以逛街,甚至偶爾紓壓按摩,來平衡工作上的壓力。但是現在的壓力要怎麼平衡呢?不消費也沒又太多時間體力的紓壓方式是什麼呢?這考驗到我信仰的深度與習慣,連讀經禱告竟都還是列在「我應該」,不是「我喜歡」,生活中的「我應該」已經全面圍剿「我喜歡」。

在職場待久了的人總有個壞習慣就是抱怨工作,其實工作是愈來舒適而挑三揀四,常覺得上帝、老闆跟同事欠你的,自己努力當然配得獎賞與報酬,殊不知自己的運氣甚好,別人比你聰明且加倍努力可沒有這種報酬,奇怪,日子過久了總是覺得不滿足,真的要有些苦難才能提醒自己恩典的存在嗎?

有些朋友羨慕我年近四十還能再回校園當全職學生,無牽無掛好不愜意,他們也想進修但礙於家庭或是經濟才未能成行,害我滿肚子苦水都不敢跟這些朋友吐,真的辛苦啊!突然暴增的閃閃動人的白髮與眼角細紋可以為證。

年少時為了聯考升學,生命中太多「我應該」,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但是當我長大獨立工作穩定可以常常在意「我喜歡」什麼時,生命又走到了必須天天強迫自己做許多應該的事的軌跡中。以前教會的禁食禱告始終是我的痛,因為我無法忍受飢餓,肉體情慾的軟弱我一向清楚,但總會替自己找些藉口說,信仰不需要刻苦已身才能完成,我們只要向上帝支取恩典,而上帝也總是溫柔的回應放任我這麼相信著。好啦!現在還是遇到一樣的功課,在看似與信仰無關的事上,總還是要補修這個學分。

過去一直偷偷抱怨家人不了解我的感性跟我的情緒,現在上帝讓我徹底理解祂尊重我的情緒,更要磨練我的理性。「情緒反應往往是趨樂避苦的,可以帶來短暫的舒適,但認知上認定重要的事卻往往會引導你獲得長期的回饋。」(Milgram et al. ,1998),讀研究所這檔事正是後者的代表 簡言之就是「我喜歡」跟「我應該」嘛!

我們這個世代是從一大堆「應該」的專制文化中掙脫,進入一個以「喜好」為標榜的世代,強調個人權利而忽略義務的社會,在信仰上也特別會有這樣的偏差:即上帝要有求必應,基督徒會心想事成,卻忽略了「我應該」。

原來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上帝啊!我徹底知道自己是一個軟弱、不足、無可驕傲之處的普通人,原來過去的一切都是你的恩典,現在一切的鍛鍊也是你的恩典,我不求你挪去我的難處,只求你讓我忍耐溫柔順服的心快快生出來,那麼這一堂課我就可以畢業啦!

呂旭立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葉芝妏
  • 文章內容,太貼切內心的吶喊,希望它能傳達到彼岸...